【鲸鱼组首发萤忠本All for you】《期颐》 试阅

期颐

原创架空:Model月X经纪人山口


001

 

深冬了。

山口把药片从小瓶子里抖出来,将将四片,红褐色的糖衣在台灯下反射出光亮。他一口吞下,然后咕咚咕咚地喝了一大口水。走到公司门口的时候他又听见有人在议论,所有字都不偏不倚地传进他的耳朵里。

 

“说起来,山口当月岛的经纪人已经快半年了呢。”

“嗯呐,不知道还能坚持多久。”

“说起来,他是坚持最久的人呢。”

“哈,不过是生存罢了。”

 

山口把公文包又捏紧了些,咬了咬唇,倒是没多说什么。因为他知道这样做无疑是为月岛招来更多议论。那个在新闻里被写得温文尔雅的知名模特,在公司人的眼里不过是一个沉默寡言却又臭屁的小孩。诚如公司人所言,山口是以「月岛经纪人」这个身份生存得最久的人。但在山口眼里,这并不是为了生存而必须做出的选择,至少他所认识的月岛,从高中开始就不是那样。

山口紧了紧围巾,推开公司的大门。寒冷的空气涌过来,让他打了个冷颤。刚刚的感冒药片还没有生起作用,让他又“咻咻”地打了两个喷嚏。冬天的路显得坚硬又冰冷,但山口依然坚持步行回家,路过奶茶店的时候,山口还是忍不住去买了杯热可可,顺便蹭了蹭店内的暖气,奶茶店的老收音机说东京即将降临一场十年一度的大雪。

 

“如果大雪的话那真是伤脑筋了呢。”老板娘把热可可递给山口,“生意一定会受影响的。”

山口嘿嘿地笑了声,说了句“下大雪这种事真的很伤脑筋呢,但是我还是会来光顾你的奶茶店的。”

老板娘被山口说得很高兴,在山口临走前还送了他一个布丁。话虽是这么说,但山口心里其实想的是既然下大雪了,那月岛代言的那一家羽绒服品牌应该会往年火爆吧。

 

又有更多人,会认识月了吧。

那个温文尔雅,谦和待人的月岛,一定会招到更多人的喜爱吧。

 

想到这里山口忍不住在心里窃喜,却又有些烦恼起来。但这样的烦恼却像冬日里泡面的热气一样,来得快去得也快。甚至山口还没有搞清楚自己心里烦恼的是什么它就消散了。山口慢悠悠地走上楼,手因为热可可而温暖起来,所以动作变得没有那么迟缓。

他把家门打开,扑面而来的热气让他的眼镜起了雾,应该是有人在家,而有自己公寓钥匙的人,也只有一个人了。

 

“月。”山口把鞋轻轻地放进柜里,然后发现自己的拖鞋已经被另一个人穿走了,“独屿图书馆的活动在明天。早上五点要准时到场哦。”

“啊——”墙壁挡住那人的身体,只有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过来,“好麻烦啊。读书不是通过自身意愿才能做出的事吗?为什么非要找一个代言人啊…”

“没办法啊月。”山口走进客厅,看了一眼那个死在沙发上的人,“这就是你的工作。”

“感觉被山口你语重心长地教育了,真不爽。”

“哪有!”山口拐进厨房,把堆起来的碗放进洗碗槽,“你也应该学会独立一点了呢,月。”

“又来!”

山口这次乖乖地闭了嘴,开始认认真真地洗起碗来。等他把碗槽里的碗洗完,那个一米九的男人已经在沙发上睡着了,用一种极其不舒坦的姿势,他把身体窝在沙发里,腿却伸在外面。这个让山口羡慕了无数次的身高,到这里就显得累赘起来。山口找了个小毯子,搭在月岛的身上。

然后山口坐到了另一个小沙发上,啜了一口热可可,冷掉的热可可只剩下一股子甜腻的味道。

冬日的天总是黑得特别早,在莹黄色的灯光下,月岛的睡脸显得那么安静又温和,相较于平时那个毒舌又冷漠的人,这样的人是要招人喜爱一些呢。虽然不想承认,但山口是可以理解公司的那些人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在听到“要你有什么用”“逊毙了”这之类的话以后还能厚着脸皮去倒贴的,当然山口除外。而那些所谓的“温文尔雅”“懂礼貌”这样的新闻语不过是公司的一种宣传手段罢了,因为至少近几年眼镜系的男子是很火的,有月岛这样身高和样貌的人并不好找,过几年的事并不好说,但这两年把月岛给伺候好还是有必要的。所以自然公司里的人有什么意见也只能在背后说,山口也没有因为无故与公司人员斗殴这种事情被开除。

 

想到这里,山口不禁长长地叹了口气。

说起来,月唱歌很好听呢,不当模特的话,去当歌手也不错。

山口第一次对月岛有憧憬之情的时候是在高中初遇。“他应该算是年级上身高最高的人了吧”当时的山口仰望着月岛,默默地这么想着。当然这种憧憬之情也随着他对月岛性格的逐渐了解而被冲淡,而第二次让山口对这个人刮目相看的时候,就是在高中第一次的圣诞节。在KTV里,那个叫作月岛的男生出其不意地展现了一把好嗓子,虽然那首歌唱到一半就让他嫌弃难唱而被切了,但山口也就是那次之后,对月岛开始刮目相看。

 

当然让两个人变成朋友的并不是因为一首歌。

那时候的山口个子不大的,还老喜欢驾着一副黑框眼镜,不自觉地就能让人把他与好学生的形象联系起来,而这样的好学生自然是混混们喜欢盯上的对象。

山口这一生为了月岛打了无数次的架,而究其原因不过是月岛在高中的时候为了山口打了一架。虽然山口至今还不能确定月岛那一次打架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他自己被弄脏的新球鞋。但总之在那之后,那一点点憧憬,就疯狂地增长起来。

憧憬是来得不明不白的情感,却又不像是夏天的大雪亦或是冬天的暴雨那般突兀,一切都来得理所当然,像是海面注定被风吹起的层层涟漪,亦或是春天的大树一定会长出美妙的新叶。

 

这是从出生的那一天就注定好的。

我会憧憬你。

 

 

002

 

山口不知不觉进入梦乡,迷蒙间像是被一个温柔又亲昵的怀抱包围。在寒冷的天气,只要能找到一个温暖的源头,山口定是不会放过的。他下意识地抬起手挂在那人的脖颈上,努力地把身体蜷缩,然后以一个小孩的姿势,用脸去蹭一蹭那人的颈窝,毛衣给脸颊带来些许刺痛感。

这样的姿势让他忽然觉察出自己是不是有些太过依赖眼前这个人了,明明自己已经是成人了,还是舍不得放开那一丁点儿温暖,反而愈加放肆,还贴得更紧了些。这样汲取到的是一种安慰感还是一种莫名的宠溺感,山口不想去也没有那个时间去思考这些更深层的问题,便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山口醒来的时候床边已经没人了。一旁的枕头并没有陷下去,很显然月岛是把他抱到床上以后就立马走人的。闹钟还在滴滴滴地响,备忘录的提示是:“独屿图书馆”

虽然大多数时候都是山口去温柔地责备月岛“你真的该独立起来了呢”,但其实很多时候山口都有种感觉,这十几年一直都是自己被月岛牵着走。山口知道他的信仰他的梦想他人生中第一次的狂欢第一次淋漓尽致的奔跑,都是那个男人带给他的,很多时候,月岛也会出其不意地细心温柔,比如昨晚的怀抱比如晨起的闹钟。

很多人都觉得过了这么多年是月岛一直依赖着他,可山口有时候却真心地想,明明是自己依赖月岛更多一些呢。只是他的好全都藏在背地里呢,你们这些人都看不到。

 

他有条不紊地打理好自己,早餐依旧是家楼下婆婆煮的清粥。昨晚一夜的大雪让路变得并不好走,天还是黑糊糊的一片,山口双手捧着热豆浆,一步一步地踩在雪地里。天知道他是一个多怕冷的人,这样早起又寒冷的感觉真是让他觉得今天一整天或许都会糟透了。他一步一个脚印在雪地里小心翼翼地走着,虽然说在碰到大地前辈的时候还是不小心撒掉了自己带给月岛的豆浆。

 

泽村大地是月岛和山口的前辈。大学时就一直泡在摄影社,月岛第一次为学校刊物拍摄封面就是大地邀请的。虽然月岛总是一个特别怕麻烦的人,但是大地学长总是能抓住他那一点点死穴,然后成功地把他劝到了摄影社。不得不说,山口对大地是羡慕又敬畏的。所以在他把豆浆撒到大地学长的羽绒服的一瞬间,山口不禁在心里默念。

这一天,真的是糟透了。

 

大地学长倒是没有在意的,他接过山口的纸巾然后哈哈地笑了两声,“本来想说山口好久不见的。看来现在得说山口你还是像以前那样冒失呢。”

“对不起,我失礼了。”

“没关系。”泽村埋着头把豆浆擦了干净,即使毕业以后很久都没见过面了却依旧很熟稔地环过山口的肩膀,“最近你和月岛过得怎么样啊,我看月岛那小子混得不错啊。”

 

“嗯。挺好的。”山口咬了咬嘴唇,“就是月那家伙,他的性格有时候我实在拿他没办法呢。”

“哈哈。”大地学长的笑容依旧很爽朗,“这只能说这是性格里的一个因子,是没有办法改变的。”

“是呀。”

 

“山口呢?山口以前跟月岛是形影不离的呢,现在还有在一起吗?”

“嗯。”山口顿了顿,“我是他经纪人。”

“哦?毕业以后还能像以前那样相处还是很不容易的。”

“是啊。”

 

山口轻轻地答了一声,嘴里哈出的白雾很快就消散在夜空之上,他没有觉察出自己轻微地笑了一下,像是在为这样的事而悄悄自豪着。

 

“话说,迟里,要结婚了呢。”

“嗯?”

 

山口轻微地颤了一下,募地捏紧了手机,雪洋洋洒洒地落下来,大地前辈轻描淡写,像是随口提起。但山口知道的,他是故意这么说出来的。也许是想要减轻一点山口常年累月积累在心里的愧疚感,但却不知道自己的一席话,恰恰踢破了那陈旧又尖锐的回忆。山口抬起头,眼前是还没落下的月牙,还有被灯光照得如星辰一般柔软的雪花。

 

“哈,如果你不提起的话,我差点就忘了她了呢。”

“是吗?”

 

“她过得怎么样。”

“家庭美满,还有比这个更好的东西了么?”

 

“嗯,那就好。大地前辈,我到了。”

山口得感谢及时出现在自己眼前的公司,于是朝大地学长挥了挥手。

 

“再见。”

“嗯。”

 

“唔,如果需要伞的话,我可以上楼帮你拿。”

“不用,我也快到了。”

 

就这样冷冷清清地告别,山口知道自己是尴尬的,而对于大地学长,他向来是揣摩不透的。所以他也不知道大地学长最后的笑容到底有着怎样的含义。山口走进公司,办公室的暖气让他缓过神来,他从手套里伸出干燥的手,仔细地在办公桌上翻找着,到最后还蹲下身来在垃圾桶里翻弄。最后终于翻到了那张被揉坏的红色信封。

是的,千叶迟里。那个他曾经无数次想说抱歉却没开出口的前女友,摄影社的副社长。终于还是联系了他,虽然只是一张冷清的请帖。但让山口心中止不住窃喜的是。

 

这一次,一定要认真地祝福她。

 

这件事情让山口早上阴郁的心情一消而散,所以具体是谁把这样重要的东西揉坏丢进了垃圾桶,他也没有去追究。所以当月岛从更衣室出来到看见山口的表情时,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为什么你笑得这么肉麻。”

“没事。”

 

月岛“嘁”了一声,山口上前来帮他理好了衣领,将近十厘米的身高差让月岛可以清晰地看到山口微微颤抖的睫毛,连并着脸颊边的雀斑。他忍不住伸手帮他理了理头发,因为刚刚在雪中行走的时候山口并没有打伞,所以他的头发还是湿润的。

 

“如果你在早上起床的时候,顺便理一下你那乱糟糟的头发,或许我会更高兴。”

“是吗?”山口退开了一步,让月岛的手正好抽离,他拍了拍月岛的肩,“快去工作。”

 

在拍摄杂志封面的过程中,山口得不断给月岛端茶送水,连并着助手的任务都给完成了。所以比起月岛,自然还要累上几倍。等到杂志社的工作都完成,山口还得去跟自己的上司开一个会,把过几天的行程安排都给定下来。月岛拍完照片并没有急着走,而是坐在山口的办公桌前玩“祖玛”。

等山口的会议都结束了,天已经快黑了。

又是没日没夜的一天。山口叹了口气,回到了自己的办公桌。月岛还在那儿玩得起劲儿,结婚请帖被他抽着去当起了鼠标垫。

“你的战斗力真的很渣呢。记录太好破了吧。”不满的语气。

“嗯。”虽然只是嗯了一声,但山口的语气就像是在说我现在没那精力理你,他很少这样,这让月岛轻微地不爽起来。

 

他微微地“哼”一声,把游戏关掉。然后站起身来,帮眼前的人系好了围巾。

这条围巾是两个人在大一的时候一起去买的,月岛很少围自己那条,因为他是怕热的体质。而山口恰恰相反,他极其怕冷,如果没有工作的话,会尽量地窝在家里,即使吃一个月的泡面都是没所谓的。这条围巾又重又厚,正是因为这样才能让人特别暖和。山口很喜欢它,即使在长年累月的清洗当中,它已经不能让人太好地取暖,或许是因为某种奇怪的依赖症,他一直舍不得丢掉它,而且依旧把它安排在冬天喜欢的围巾Top one 的位置上。

月岛把山口的围巾理了理,然后看见他微微弯下身,把请帖放进了包里。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而是背起自己的包,走在了前面。两个人在路上都各怀心事,小心翼翼地沉默着。在路过月岛最喜欢的拉面店时,山口特意指了指,“月,我们今天在这里吃晚饭吧。”

月岛点了点头。两个人在里面各点了一碗拉面,山口外加了一份煎土豆。

 

“我开动了!”

“山口。”

“嗯?”

 

月岛用筷子把土豆分成了两小半,轻描淡写得像是谈某一次家常。

 

“千叶的婚礼,你会去吗?”

“会的。”

“需要我去接你吗?”

“不用啦不用啦!月有自己的事情要忙的吧。”

 

其实山口拒绝的理由不过是因为单纯地不想麻烦对方罢了,而这句话到了对方耳里就变成了另外一种味道。千叶迟里是山口的初恋女友。两个人因为月岛相识,到最后也是为了月岛而分手。

迟里曾说过,自己像是一个不明不白的第三者,突然就插足到了山口和月岛的世界。

当时三个人正好在一起吃快餐,月岛在听到这句话以后,话都没说半句就直接把水泼到了女生的脸上。这样的事对于一个女生来讲是真的恶毒又冷血。比说上一千句“你这个丑女”来得还有杀伤力。

 

当天晚上千叶就跟山口分了手。山口美好又萌动的初恋就被扼杀在月岛的手里。月岛是知道的,当年的山口有很认真地去喜欢过千叶,以至于到后来找的女朋友的样貌或是性格里都有一些千叶的影子。月岛作为朋友,他自诩自己的占有欲并没有强大到不允许山口去交女朋友的境界,并且作为朋友他会真心地祝福山口能早日成家,但是从另一方面,月岛也知道自己的想法简直自私到了一个境界。

他不允许任何人能插足到他和山口的关系里来。即使只有一句话有这样的动向。

 

他都不允许。

 

 

 试阅完毕,具体请戳天窗w:http://doujin.bgm.tv/subject/37521#;

评论(7)
热度(39)

© 三鱼夫子 | Powered by LOFTER